欢迎光临馨怡爱心捐卵公司官网!
有偿捐卵招聘公司正规专业的爱心捐卵招聘机构
详细咨询添加客服微信:ivf0096
联系我们
微信二维码:ivf0096

公益爱心捐卵公司

微信:ivf0096

当前位置:首页 > 捐卵价格

取一次卵多少钱一次(试管婴儿取一次卵多少钱)

时间:2022-12-11来源:馨怡爱心捐卵公司

钱是人们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离不开的话题,俗话说“熙攘皆为利往”,如何赚钱,也是一个让无数人想破脑袋的问题。

这时,如果有人告诉你:不用花一分钱,也不用出卖尊严,只需要在病床上躺半个小时,就能一下挣几万元钱,你是否会心动?

如果这是真的,不要说心动了,很多人都会立刻起身表示准备就绪,甚至生怕失去了这个机会。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有些人盯上了女孩子年轻貌美的身体,但他们不需要这些女孩子去做陪酒的小姐,而是另有打算,面对着这样的女孩,他们就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们告诉这些女孩,不用出卖身体和尊严,你一样能挣到许许多多的钱财。

但是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吗,要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从来都不是一句俗语……

轻轻松松挣大钱?卖卵背后的隐情

与其说这些人盯上了年轻女孩们的身体,不如说是盯上了她们的卵泡。

传宗接代的思想自古就有,不论哪个国家,只要是人就有繁衍的欲望,但是总有一部分人会因为或多或少的原因无法拥有自己的后代,对这样的人来说,生孩子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在古代,这样的人就只能过继别家的孩子,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有了试管婴儿,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带来试管婴儿的同时,也滋生了代孕行业。

在罪恶的代孕行业中,卖卵就是滋生在这片泥泞土壤中的恶之花。

何为卖卵,顾名思义,就是买卖女性的卵子,卵子是在女性的卵巢中产生的生殖细胞,在女性的一生中,总共会成熟300-400颗卵子,但是一个月只会成熟1个到2个的卵子。

为了让卖卵的女性提供更多的卵子,商家会让她们定期打促排卵针,打针后短短的1-2个月,女性便可以产生二十几颗甚至五十多颗成熟的卵子。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就到了取卵的那一天,在昏暗而简陋的手术室,年轻不安的女孩躺在床上,等待她的是一根长达几十厘米的取卵针,和难以预料的未来……

穿刺下身带来的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痛苦,这根长长的排卵针将直接由表皮刺入卵巢取卵,并且由于不是每一次穿刺都能成功得到卵子,女孩们要因此反复地挨针,任人宰割的她们此时此刻只能祈祷上天,让这场折磨早点结束,自己的生活可以早点迎来平静。

但是事与愿违。

青春之殇——踏入深渊的女孩们

要求高的买家需要挑选优质的卵子为自己带来优秀的后代,于是卖卵子的黑中介就看上了年轻、漂亮、高学历的女孩。

他们找到那些青春靓丽却囊中羞涩的女孩,开启了一系列的话术,什么:

“卖卵很轻松的”“一个女性有几百颗卵子,我们只要几颗,不会有影响的”、“你只提卵子就能获得那么多报酬,并且我们还把你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这件事没有什么坏处。”、“没有身体接触,五万一次刺穿下体”等等。

甚至这些人还试图把卖卵这个产业合法化,他们给出了这样的话术:

“女孩每个月就要来一次月经,排都要排出一个卵子,反正对身体也没用,不如把它捐出去,我们这个产业不叫‘卖卵’,反而应该叫‘捐卵’,我们这是在做善事啊!”

年轻是女孩们在这个市场上的优势,但也是她们阅历尚浅的证明,如花似玉的女孩没有经历过太多世间的沧桑,面对黑中介抛出的“橄榄枝”,她们不会想要三思而后行,反而会觉得这或许是命运对她们的眷顾。

在卖卵产业链曝光之后,曾有记者对当年选择卖卵的女孩进行了采访,对着记者的话筒,她们终于敢直面过去,给出了形形色色的答案。

一位家境贫寒的女大学生这样说:

“我只是一个普通农村的孩子,我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大二那年,父亲得了尿毒症,我只得休学去找工作,但是这时一位校工阿姨告诉我还有这样一条路,我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害处就同意了……”

在学校任教的一名音乐老师说:

“我大学毕业就成功应聘的音乐老师,但我从来都不想只当一名老师,我想当明星,但是当明星又需要一大笔钱,有一个朋友就像我介绍了这个‘生意’,他告诉我,多卖几次就能挣几十万,就可以实现我的梦想”

还有一名各个方面都很普通的女孩,大学毕业后,缺乏市场竞争力的她难以找到自己心仪的工作,但她偏偏又不甘平凡,艳羡着光鲜亮丽的生活,黑中介盯上了她,又以某个朋友的名义给她“指条门路”,听到这样的“好消息”,她也随即同意……

最终,女孩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选择了同意。

她们有的是因为家庭困难想赚一笔快钱,有的是因为爱慕虚荣,看上了什么名牌服装或者包包想要购买,也有的只是单纯的好逸恶劳,入不敷出又不想努力工作,当一条“捷径”摆在她们面前时,她们毫不迟疑地走了上去。

在手术台上起身后,她们每个人都拿到了一沓厚厚的钞票,这笔钱最少都是2万以上,红彤彤的光泽在她们的眼前闪来闪去,有些女孩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

可能那时候她们还年轻,他们不明白命运的礼物已经暗中标好了价格,不明白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名叫代价,而这个代价会来的如此之快。

她们还不明白,流光溢彩的不是香车宝马,也不是什么名贵的包包手机,而是她们此刻洋溢的青春,在手术台上,她们已经交出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那时的她们不知道,她们一脚踏进的不是宝库,而是深渊。

卖卵赚钱并非易事,天下没有免费午餐

试问,本来一个月才能正常产出一个的卵子,在代孕中介的手中变成一个月产几十个,这样的做法又怎么不会对身体带来伤害?

正常的促排卵手术只会将女性的成熟卵子刺激到10个左右,而卖卵的中介不会关心这么多,他们给年轻的女孩注射大量的激素,一次性就可以产出四五十个卵子,这样极易引起卵巢刺激综合征,甚至危及生命。

“安全又健康”从来都是一句自欺欺人的谎言。

那位来自农村的女大学生在第一次走下手术台后,仅仅两天,她便感到腹痛、腹胀、恶心呕吐,但是取卵的医师告诉她“忍一忍就过去了。”

父亲还欠着医药费,那就只好咬咬牙忍着,后面她为了凑齐父亲的医药费,已经7次躺在了手术台上,可在最后一次卖卵时,她不幸严重感染并引起并发症,差点丧命。

她只得气喘吁吁地拖着半软的身子来到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最终诊断出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还伴有比较严重的盆腔炎。

多次卖卵最终让她的身体变得残破不堪,医生拼尽全力才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是她以后还有没有成为母亲的资格,医生也不敢作保。

然而,在千千万万个卖卵的案例中,能够获得像女大学生那样的结局,已经不是最糟糕的范本,在卖卵的罪恶之花上,流淌着的全部都是万千年轻女孩儿的血泪。

记者曾经采访过另外一名同样在大学时期卖过卵子的女孩,读大学的她同样因为家庭困难、经济窘迫而选择了这条捷径。

尽管当时的她十分理智,凑够了钱就及时抽身,并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不让任何人知晓,她毕业后也成功找到相伴一生的爱人,两人顺利领证结婚,但是婚后的她却一直怀不上孩子。

丈夫感到疑惑,她自己也感到疑惑,夫妻俩来到医院诊断,却抖出了她多年前卖卵的事情,正是这段经历让她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丈夫也因为知晓了她的这段经历而对她的人品提出质疑,最终二人走到了离婚的地步。

被医生诊断出终身不育,丈夫也离自己而去,心灰意冷的女孩逐渐患上了抑郁症,她变得精神恍惚,经常满大街寻找自己“捐”出去的“孩子”。

——这些卖卵的女孩,最终却变得生不出来孩子,那么当她们到了需要孕育的年龄时,她们是否又会变成新的买家?这实在是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

隐藏在买家和卖家之间的,是一条无形的锁链,这条锁链吸着两头的血,在无人监管的地方茁壮生长,露出了它黑色的身躯,这就是联络买家和卖家的“黑中介”。

他们总有千千万万的花言巧语来诱骗无知年轻的女孩,有些女孩在他们的介绍下卖过一次卵子后,他们会找上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让这些女孩反复的卖卵,如果女孩不答应,他们便会将女孩卖卵的消息散布到女孩的社交圈,以此报复。

很多女孩并非想要多次卖卵,在第一次过后,她们便已经开始清醒,只是她们的把柄还握在黑中介之中,只得一脚又一脚的走向悬崖,脱身不得。

在金钱方面,黑中介就更为吝啬,卖卵的女孩最终只能获得几万元钱,实际上女孩们获得的这笔报酬不到买家出价的三分之一,七成以上又被黑中介抽走。

——很多买家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地购买卵子,如果是高学历高颜值的女性,这个价格将又会再次翻倍,而与之相较的是,提供这样所谓的“优质”卵子的卖家,能获得十万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事情。

黑中介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出一个简陋的手术室和几个来路不明的医生,其余的风险和痛苦均由两方承担,然而有需求就有市场,总有一些人想要孩子却又想走这样的歪门邪道,绝大部分地区的法律又不允许交易卵子,所以黑中介黑机构就这样成长了起来。

他们的广告贴在墙上、贴在地上、贴在大学女厕所的门口、甚至有的还贴在了医院,黑中介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宣传着他们的业务,一年又一年的诱骗着无数年轻的女孩,让她们一个一个的跌入深渊……

血泪之下的思考

卵巢是孕育生命的摇篮,在这个地方本来应该诞生人间的美好和希望,但是一群不能生产正常卵子的女人和一群急于求财而愿意出卖自己卵子的女人却因之被黑色的锁链捆绑在一起,让这个诞生生命的地方不再纯洁,充满着肮脏的金钱交易。

钱能买来许多东西,尽管金钱也可以让那些生不出孩子的买家凭借种种手段而获得一个优质的孩子,但不论如何,人都不应该像牲畜一般被人挑挑拣拣。

代孕和卖卵带来的不仅仅是健康风险的问题,它带来的是更为沉重的对人类伦理道德底线的挑战:

如果代孕和卖卵的行为合法,将会有越来越多家境贫寒的女孩走上这条不归路,越来越多的富人选择代孕和挑选优质的卵子为自己的后代在基因上添砖加瓦,届时人已经脱离了自然属性,变成了社会的机器,感情逐渐变质。

而通过这样的方式生下的孩子,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经与买家们失去了血肉联系,对待这样被制造出来的孩子,又会有几个人能给予父母一般纯粹的爱?

卫生部曾颁布过一条《人类生殖技术辅助规范》,在这其中明确规定:

“赠卵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

也就是任何买卖卵子的行为都是违法行为,但是至今在法律上仍然缺乏完善的规定,这也是黑中介野蛮生长的原因之一。

买卖卵子的事情牵扯的太多,如今法律上仍然不好定罪,也不能解决相关的问题,人们目前能做的,只有限制卵子的捐献,以及或多或少的通过媒体劝告年轻的女孩儿们自尊自爱,懂法守法,远离卵子交易。

但人们都知道,只有从卖家、买家和中介三管齐下,同时遏制三个源头,才能够得到一个众人满意的结果,人们愿意相信,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法律也将变得更为健全和完善,切实的保障到每一个群体的利益和尊严。

当然,社会也并非毫无作为:随着媒体的曝光和数篇学术论文的发表,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逐渐看到这条黑色产业链,人们逐渐看清了藏在平静湖面下的獠牙,抵制卖卵刻不容缓!

混合着无数年轻女孩儿悔恨的血泪,越来越多的人将愿意走上抵制交易卵子的道路……

2020年,普利策奖公布,文明世界同样存在着“现代奴隶”——卖卵卖血、剥削奴役,就算社会已经进程至此,但是依旧有国家默许了卖卵代孕这样的行为,而中国,始终在打击这些非法行为。

2021年,还是有人会在网络上迷惑发言,问什么卖卵去哪里的愚昧之言,眼下的金钱诱惑,真的能够比得上长远的健康安全?不过是一时的蝇头小利罢了。

2022年的开春,希望这样的黑暗产链最终会死在明媚的阳光之下。

参考文献:

《地下代孕“流水线”:“手术室”里的孕妈、卵妹和弃婴》;中国新闻网;2021年1月25日

《卖卵黑市调查:十天赚五万,可能搭上性命》;中国知网;2018年12月23日

《被“卖卵兼职”毁掉的女孩》;中国知网;2021年4月

《卵子黑市盯上青春女孩;挣钱“捷径”风险重重》;中国知网;2013年2月1日